曲阜房產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 > 二手資訊 > 農民變市民的成本:攢錢速度趕不上房價漲速
農民變市民的成本:攢錢速度趕不上房價漲速
2014-03-19 00:30:15  來源:

 

農民變市民的成本:攢錢速度趕不上房價漲速

 

農民工從阜陽坐火車去東莞打工。戴文學攝

編者按:城鎮化本質是農民工市民化。長期以來的低成本城鎮化,致使大量農民工“融不進城市、回不去家鄉”,享受不到城里人的待遇和服務。三中全會明確提出,完善城鎮化健康發展體制,就是要全面提高城鎮化質量,讓更多農民工享受均等公共服務和發展機會。農民工變市民成本有多高?農業轉移人口如何獲得均等的發展機會?當前有哪些制度瓶頸亟待突破?本版將連續聚焦這些問題。

醫療:

納入城市醫保,看病至少能報銷一半,就醫更方便

摩托車修理鋪店主孟祥:

城鎮居民醫保: ****政府補貼每人每年280元;未成年人政府補貼60元,個人繳納40元

全家四口納入城鎮居民醫保,政府每年需補貼680元

“您把車放這吧,修完手里的就給你修!”孟祥抬頭對顧客說。

孟祥在濟南呆了13個年頭。這些年,他在工地上搬過磚,開過出租車。2005年,當了3年摩托車維修學徒工后,他在濟南火車站的天橋底下找了個門面,自己開了個修理店,同時賣二手電動車、摩托車。

這些年,孟祥買了房子、車子,娶了媳婦,有了孩子,在濟南有了立足之地。但是兩次看病經歷,讓他覺得融入這個城市,并不僅僅是有房子、車子這么簡單。

剛買房那段時間,為了還貸,他沒日沒夜地干活,累病了。妻子陪著他去看病、住院, “那次花了得有1萬塊,如果是濟南市民,甚至是濟南農民,至少能報銷一半。”孟祥說,這時候他才覺得自己雖然很熟悉這個城市,但并不是真正的市民。

前兩年,妻子懷了雙胞胎,想在醫療條件更好的濟南生。但剛買了房的孟祥卻把妻子送回了老家,因為這樣能省好幾千元。孟祥的鄰居是60多歲的“老濟南”,他孫子出生時,在槐蔭區人民醫院才花了2000多元,當地政府、計生部門還給補助了一塊。

眼下,孟祥最擔心的還有孩子的醫療問題。“在濟南,孩子去一般醫院看病,報銷不了。去大醫院,異地聯網結算會報銷一部分,但還不如老家新農合報銷多。要是納入城市醫保,還能多報銷。”

目前,山東省正在進行新農合和城鎮居民醫療保險的合并試點。如果要將進城農民納入到城鎮居民醫療保險,按照2013年山東的補貼標準,****每人每年280元,未成年人60元,政府要將孟祥全家納入城鎮居民醫療保險,每年需補貼680元。

養老:

年過半百還是零險零金,盼跟本地人一樣待遇

賣炒燜餅的老李:

政府補貼每年每人不少于30元

每年補繳4000元,補繳15年

60歲后每月可領490元養老金

夜幕降臨,老李又開始在山東大學中心校區附近開著電動車,賣起了炒燜餅。來自東北農村的他55歲,前些年一直做房屋裝修。“那個需要上墻爬屋,年齡大了越來越覺得力不從心。去年開始賣炒燜餅。”

作為一個外省人,他來濟南快20年了。“在濟南大半輩子,山東人愣樸實,很喜歡濟南這個城市。”一個“愣樸實”,標準的濟南口音。

最近老李白頭發多了不少,“要是能在這繳領養老金就好了!”老李說,在濟南待了這么多年,老家都沒熟人了。“即使住養老院都不會回去了,但看報紙說現在養老院都一床難求。”

“經常聽來我這吃炒餅的大學生找工作談五險一金。”老李說,他在這個城市是零險零金,啥也沒有,老來沒保障啊!去年,老李給兒子買了婚房,把這些年的30萬元積蓄都掏空了,養老的錢一個都沒剩下。

最近山東新出臺政策,對新農保和城居保進行了合并,在養老上,山東農民和市民同等待遇,政府補貼每年每人不少于30元,而這項政策目前還不涉及外省來山東打工的農民。這讓老李羨慕不已:“俺也挺想補繳,這樣老來有保障,不會給子女太大壓力!”

在山東,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個人繳費標準全省統一設了100元至5000元12個檔次。如果未來政策允許像老李這樣的外地人在濟南參加養老保險,假設老李選擇4000元這一檔,補繳15年,滿60歲后,他可以每月領養老金490多元。

住房:

攢錢速度趕不上房價漲速,最大愿望是申購保障房

建筑監理林濤:

月工資4000元,每個月攢2000元

租60平方米的公租房,每月最低租金220元左右

購買保障房,需首付13萬元

扎根城市,林濤糾結的是買房。林濤28歲,中專畢業后,自學拿到監理證,現在在一家監理公司做監理,依然單身。他覺得,自己單身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買不起房子。“去相親時,當得知我和別人合租一個兩居室,多數女孩就不再聯系我了。”

“看著層層高樓拔地而起,房價則噌噌往上漲,我這個蓋房子的卻買不起房子,心里真不是滋味。”林濤說,租房沒有家的感覺,自己為這個城市建設貢獻了最燦爛的青春年華,住有所居算不上奢求吧!

在濟南農村老家的父母,辛辛苦苦種地一年收入只有萬把塊,買房根本指望不上他們。林濤現在月工資4000元,濟南房子均價八九千元,靠自己不吃不喝還買不到半平方米。

林濤以前基本屬于“月光族”,年齡大了有緊迫感,又受到相親的打擊,24歲開始強迫自己攢錢。現在他每月的工資這樣分配:房租700元、吃飯800元、通訊費100元、朋友聚會娛樂500元,其他支出300元。“每個月攢2000元,差不多攢了七八萬元了。可房價上漲比我攢錢速度快多了。”

“扎根城市,怎么也得有個屬于自己的窩。”和濟南市民一樣申請購買保障房,是林濤目前最大的愿望。

自2012年起,濟南將外來務工人員納入了住房保障范圍,將住房公積金制度逐步覆蓋到有穩定工作的農民工,農民工個人繳納部分暫按不低于5%的比例繳存,先行建立住房公積金賬戶。如果林濤租一套60平方米的公租房,每月最低租金220元左右。如果林濤選擇申購保障房,以濟南西蔣峪保障房項目為參考,每套平均建設成本40多萬元,林濤需首付13萬余元。

體制機制:

啟動城鄉戶籍改革試點,納入住房保障范圍,常住人口側重制度保障

山東住建部門測算,目前農民市民化的成本是10多萬元,這只是基礎設施建設和維護費用。而讓農民工真正融入城市,提供均等的公共服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濟南現有農民工150萬人,他們大多工作在生產一線、服務一線,為這個城市做出了很大貢獻。

“農民工市民化,不是簡單的農民遷入城市,要真正的將進城農民納入城鎮住房和社會保障體系,這才是真正完整、高質量的城鎮化。”山東大學政管學院副院長、城市發展與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佃利教授說。

推進公共服務均等化,濟南積極行動。據濟南市人社局發展規劃處有關負責人介紹,濟南已正式啟動城鄉戶籍改革試點,將戶口登記在實際居住地。還為符合條件的高技能農民工和優秀農民工在市區落戶制定了階梯式政策通道。

在醫療方面,濟南已將農民工納入城市公共衛生服務體系,對農民工子女開辟了醫保綠色通道。自去年4月開始,實行新生兒“落地參保”政策,已有500多個農民工家庭從中受益。

在住房方面,濟南的公租房政策讓不少農民工實現了“同城待遇”。目前,全市接受公租房申請1.25萬件,其中外來務工家庭的申請約占50%。

在養老方面,濟南建立了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將新農保和城居保合并,并設置了12檔,不再區分農民、市民。

對于下一步如何推動農民工市民化,王佃利認為,農民工市民化是個漸進的過程,應分類推進,剛進入城市的農民工,重點解決工作機會;常住人口側重制度保障,政府在制定公共政策時,要以常住地為依據,穩步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城鎮常住人口全覆蓋。

(人民網-人民日報)

分享到:
焦點推薦
加油金罐电子